Home > News 最新消息 > 鯨魚在噴水-TAKU SATOH 佐藤卓

鯨魚在噴水-TAKU SATOH 佐藤卓

2016 / 7 / 13

今日與大家分享一本書籍,為日本中生代極具重量級的設計大師TAKU SATOH 佐藤卓的著作<鯨魚在噴水>,佐藤卓的作品領域橫跨平面、包裝、工設等,相較於單一領域專職的設計師,可以說是相當多元,也是個人極具特色的地方。
關於佐藤卓
1955年 生於東京
1979年 畢業於東京藝術大學設計科1981年 東京藝術大學研究所課程修畢、曾任職電通株式會社1984年 成立佐藤卓設計事務所
獲獎無數:每日設計獎、東京ADC獎、JAGDA新人獎、東京TDC獎、紐約ADC獎、日本包裝設計大賞金獎,日本G Mark大獎,設計論壇金獎,原弘獎等。
擔當:東京ADC、東京TDC、JAGDA日本設計協會、AGI會員,並擔任 21_21 DESIGN SIGHT董事。

設計案例

樂天 口香糖薄荷系列 1993年

佐藤卓在設計新包裝時,由於該系列產品已有35年歷史,考量對於消費者對於原本的產品面貌已有記憶,如何區別設計上必須保留跟捨棄的部份,然後呈現新的觀點變成了首要的課題,佐藤卓觀察舊款包裝的元素後,能夠更動的地方很少,便思考包裝在商店販售時,在貨架上能夠同時呈現兩個側面,所以他便將文字跟圖案配置到這兩個側面上,同時發現五個企鵝的並列間隔最為恰當。不過佐藤卓並不滿足,仔細觀察舊款包裝,發現遠方的鯨魚正在噴水,而水柱向右流動,途中一分為二;他相信國內也有人發現到這個有趣的現象,便以此做為知道此現象的消費者更新設計的使命,所以他著手將第二隻企鵝的手舉起來,並未在廣告中提及,因為佐藤卓認為這是聯繫人與人之間的設計,不是為了銷售的設計。

樂天 口香糖薄荷系列 舊款

溝通是什麼?溝通是預見設計下一步進展的瞬間,佐藤卓如是說。這樣的更動,使得擬人化的企鵝猶如企業中的角色,領頭的是老闆,後面的則是一般員工,之中最為辛苦的應為負責傳遞老闆指令的第二隻企鵝,當老闆指示他「命令後面的走快一點」,後面反應「快跟不上了」。從前方數來的第二人,長處於遭到前後夾擊的兩難立場,此時,前後為難的第二人向老闆反應,「你走得太快了,後面跟不上」。佐藤卓向案主說明設計理念,在包裝更新退隱的鯨魚,讓繼承的企鵝舉起手來。

物品與人之間的聯繫,往往因人而異,有人深入研究,有人淡薄視之,這是非常細微之處,若不專心注意便稍縱即逝,用心仔細觀察,才能真正保留需要被保留的事物,如何因應這兩種人,變成了這件委託案的重點。


湖池屋 咔辣姆久 1989年-以進化為前提的設計

一般進入賣場的商品若遇到銷售不佳的情形,通常都會面臨更換包裝的宿命,佐藤卓設計咔辣姆久的包裝時,這類轉眼間就會變成垃圾的商品,「即使物品會變成垃圾,仍會刻印記憶在人的腦中」。所以他便告訴客戶:「設計,是可以用完即丟,也可以成為財產永久留存,請問要選擇哪一種?」。所以佐藤卓設計時考量了將來即使被迫更新,仍舊能夠維持原有形式的做法,使設計能「保持結構」,意即「版型」,所以左邊商品商標是不可變更的部份,右邊的食品內容則可變更,使得這款商品在貨架上存在十年以上。


日東超市茶包 1989年-以顏色作為「招牌」

如何兼顧「以銷售為目的的設計」與「以使用為目的的設計」?日東超市茶包設計一案,考量一般茶包盒裝在撕去背紙後,內裝的茶包容易受潮,所以採用在高溫燃燒時不會產生有毒氣體的塑膠盒裝,這樣設定亦同時考量使用方便和環境。視覺上以鮮明的橘色做為主色調,讓消費者說出「橘色茶包」,就能清楚產品為何;同時文字使用能融入橘色的綠色,由於在不同的材質上要使顏色調整成接近相同的程度非常困難,但這種調和的過程非常重要,能使其在環境場域不顯突兀,更不會忽略考量在生活場合中「以使用為目的的設計」。


PLEATS PLEASE 雜誌廣告 2005年-設計和關鍵字

PLEATS PLEASE 為設計師三宅一生希望促使世人重新認識時尚是一般日常製品的設計,佐藤卓在實際感受衣服的材質經過摺疊後具有不會產生摺痕、容易清洗、方便攜帶等特性,同時布料和皺摺加工能產生身體的曲線美,這般兼具「日常」、「簡單」、「方便攜帶」、「體積變小」等特性,就像便利商店一樣,所以他便著手設計了以能見到內容物的透明「便當盒」形象,展現了布料本身的顏色與產品特性。值得一題的是,此行形象稿由於在製作時遍尋不著適合的便當盒,所以圖像是經由不同的影像合成製作。


富士銀行 收銀盤 1993年-具有意義的形狀

如果你曾經在日本擁有過消費體驗,你大概會發現,現在大部份的收銀櫃台結帳時,都會有個收銀盤供消費者放置零錢,這樣的設計非常一了然,同時給予雙方無形明確的空間,避免事後金額兜不攏的情況產生,而佐籐卓在1993年為富士銀行設計的收銀盤,親自到銀行進行一整天的觀察,根據多項意見,設計能同時輕鬆放置紙鈔、存摺、各種單據等的底部尺寸,同時堆疊時,在收銀台上產生優美的線條,收銀盤兩側能夠以雙手優雅捧起,恭敬地呈給顧客。五個底洞能看清楚下方收銀盤擺有紙鈔。印鑑專用溝槽能避免重要印鑑隨意翻滾。從底面向上延伸的弧形坡度,則能使零錢順勢滑落而不造成巨大聲響,保留隱私。


TAKATA 2003年-之間的形狀

TAKATA為日本專售汽車座椅安全帶、安全氣囊等裝備之企業,2003年委由佐藤卓進行形象製作,這個案例最為有趣的地方在於,如何將「安全」這個抽象的名詞轉化為標誌?在深入思考後,佐藤卓發現,安全是肉眼無法看見的事物,可是當安全獲得保障時,人類是不會意識到安全這件事情。經過佐藤卓診療後,認為案主的目的不在於製造座椅安全帶或安全氣囊,而在設法受到汽車環繞的人類社會中,照顧人的「安全」。

於是他便想到以「之間」做為形狀標誌,以大圓和字母T之間產生的形狀,標示安全處於環境與人兩者之間,肉眼無法看見卻存在的表徵。


金澤21世紀美術館 館徽 2004年- 培育的記號

在介紹館徽前,先跟大家介紹一下設計該館建築的設計師:妹島和世與西澤立衛(SANAA事務所),這兩位設計師04年就以該館設計,獲得當年威尼斯雙年獎金獅獎,他們著名的設計案例還包括了紐約MOMA美術館、法國羅浮宮朗斯分館等。


21世紀的美術館館徽該是怎樣的面貌?身為金澤21世紀美術館館徽設計師的佐藤卓這般自問著,他放棄「設計館徽」這般20世紀的想法,深感以「設計」館徽為前提進行設計,是不健全的;他觀察美術館的設計,發現由妹島和世與西澤立衛(SANAA事務所)設計的美術館展間,採「無定律」的使用方式,因應接下來每一次的展覽,且館內設有讓地區居民進入的免費空間,整體建築為圓形,沒有正面,就像街道一般,能從四面八方進入。

佐藤卓遂以建築圖面的鳥瞰圖做為館徽設計,使之產生更多使用方法的培育標誌。


金澤21世紀美術館 建築樣貌


後來&封存的設計 1993、1998年

日本設計師原研哉曾在<為什麼設計>一書當中,探討設計師在設計時,需設想設計物在各種環境的各種可能,所以我們得以見到在路邊被揉成一團的海報,佐藤卓亦是如此,他更在乎自己親力親為的設計到最後在人與環境共存間,以怎樣的變化存在,甚至捫心自問,自己所負責的工作是成為垃圾的一部份?在這個以「銷售」為導向的世界,佐藤卓思考在物品、環境、人三者之間的關係,期許能開創出更多可能性,思索「更為豐富寬裕」的真義。


以上資料來源:<鯨魚在噴水>一書 臉譜出版